<xmp id="iikag">
<dd id="iikag"></dd>
<center id="iikag"><rt id="iikag"></rt></center>
<menu id="iikag"><strong id="iikag"></strong></menu>
  • 內蒙古自治區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管 內蒙古網絡文化協會主辦

    設為首頁 收藏 登錄

    當前時間

    活力內蒙古官方賬號:

    草原歷史首頁 草原往事 歷史人物 鉤沉揭秘 考古發現 老照片 地方志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草原歷史 >> 考古發現

    開啟內蒙古古生物科學研究新紀元

    分類:考古發現  2021-02-08 16:26:38  來源: 內蒙古新聞網   熱度:
    內蒙古是古生物化石資源大區,自上世紀20年代美國中亞考察團開始,國際國內研究機構和科研工作者在內蒙古廣闊的土地上開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地質古生物考察和研究,發現了大量舉世矚目的古生物化石,也成就了眾多古生物研究領域的知名科學家。

    英國生物學家查爾斯•達爾文的《物種起源》不僅開創了生物學發展史上的新紀元,使進化論思想滲透到自然科學的各個領域,而且引起了整個人類思想的巨大革命,在世界歷史進程中有著廣泛和深遠的影響,而古生物化石正是支持生物演化理論的最直觀證據。

      內蒙古是古生物化石資源大區,自上世紀20年代美國中亞考察團開始,國際國內研究機構和科研工作者在內蒙古廣闊的土地上開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地質古生物考察和研究,發現了大量舉世矚目的古生物化石,也成就了眾多古生物研究領域的知名科學家。值得注意的是,一直以來,內蒙古本土的研究機構和科研工作者涉獵古生物研究領域的很少,甚至沒有一家官方舉辦的古生物專業研究機構。

      2018年底,內蒙古自然博物館正式開館,該館依托館藏資源,收集整理內蒙古古生物資料,深入開展古生物化石研究和保護,探索將研究成果向大眾科普轉化。短短兩年時間,內蒙古自然博物館古生物研究工作成績斐然。鑒于其取得的成效,在內蒙古自治區自然資源廳的積極推動下,2020年12月25日,內蒙古自治區機構編制委員會批復內蒙古自然博物館加掛“內蒙古古生物化石保護研究所”牌子,填補了內蒙古古生物化石專業研究機構的空白,開啟了內蒙古古生物科學研究新紀元。

      講述內蒙古生物進化史

      張嘉琪站在內蒙古自然博物館“恐龍的故鄉”展廳的鄂爾多斯鸚鵡嘴龍化石標本前仔細閱讀著該化石標本發現及研究成果的文字資料,“說來慚愧,作為鄂爾多斯人竟然不知道在鄂爾多斯竟然發現了這么多恐龍,還有恐龍的足跡!

      筆者隨訪了多位內蒙古籍人士,對于內蒙古發現的恐龍知之甚少。有業內人士指出,內蒙古有豐富的古生物化石資源,但由于缺少專業科考科研力量和科學科普機構,本土科研工作者的研究工作相對滯后,公眾沒有獲得相關常識和專業信息的渠道。

      據了解,內蒙古自然博物館在籌建初期便著手組織專業人員收集整理內蒙古古生物化石資源,并以古生物化石為主要展示內容,建成了展陳面積3121.7平方米的“遠古內蒙古”展廳,將內蒙古悠悠35億年滄桑巨變的地質歷程及其演繹出的生物進化史重現于世;建成了展陳面積2277.5平方米的“恐龍的故鄉”展廳,以在內蒙古境內發現的恐龍為主線,展示內蒙古特有的恐龍化石、研究歷史與成果。

      “截止到2019年底,全國發現恐龍322種,內蒙古就有36種。在侏羅紀早期,內蒙古就有大量的恐龍活動。雖然還沒有發現它們的化石,但是它們踩下的腳印至今還保留在巴彥淖爾的侏羅紀地層中。白堊紀期間內蒙古出現了很多大型湖泊,不僅為恐龍提供了優厚的生活環境,也為保存恐龍化石提供了條件。所以,內蒙古的恐龍化石大多來自于白堊紀地層,主要集中在二連浩特、巴彥淖爾、阿拉善、鄂爾多斯等地”。內蒙古自然博物館館長王軍有說:“除了恐龍化石,在內蒙古寧城東南緣道虎溝地區有著名的道虎溝生物群,獺形貍尾獸、遠古翔獸、天義初螈、奇異熱河螈、寧城熱河翼龍、胡氏耀龍、道虎溝足羽龍、寧城樹息龍等化石的發現引起了學術界的廣泛關注。道虎溝生物群的組成及其影響比人們以往認為的要豐富的多、深刻的多,它們為中生代生物的演化歷史、古氣候及古環境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化石證據,對國內及國際生物進化史的補充和完善提供了實物依據。此外還有烏拉特后旗、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旗等地也有熱河生物群化石產出。

      據介紹,在新生代,內蒙古出現了以雷獸、二棲犀、貘等為代表的古新世腦木更動物群,以多瘤齒獸、古柱齒獸、恐角獸等為代表的始新世巴彥烏拉動物群,雷獸、巨犀等為代表的早漸新世烏蘭戈楚動物群,以鏟齒象為代表的通古爾動物群,著名的三趾馬動物群,以及分別代表第四紀寒冷和溫熱氣候的扎賚諾爾哺乳動物群和薩拉烏蘇哺乳動物群等,其中有許多古生物化石及其產地對地球演化和生物進化研究具有重要的科學研究價值。

      深耕古生物化石科研

      組建一個專業的古生物研究團隊并不是一蹴而就的。王軍有說,建館初期我們通過社會招聘和人才引進建立了研究保護中心,開展古生物化石的調查、發掘、研究、保護工作是其重要職責之一。為了快速提升古生物研究水平,我們還積極與國內外一流的古生物科研團隊交流合作。

      近年來,內蒙古莫力達瓦旗陸續發現了重要的白堊紀早期熱河生物群化石,主要化石有兩棲類化石(蛙類和蠑螈類)、龜類化石、魚類化石、昆蟲類化石、葉肢介化石和豐富的古植物化石等。在國內外下白堊統中發現如此豐富多彩又保存完好化石產地也是極為罕見的。但由于保護不力,部分地區出現了濫采盜挖、非法倒賣行為。為保護珍惜的古生物資源,2020年內蒙古自然博物館重點實施了《莫力達瓦旗古生物化石調查采集》項目,目前已完成了該項目的設計評審和野外調查工作,共計采集各類化石標本近300件,包括兩棲類(蠑螈類、蛙類)、龜鱉類等,目前正在持續開展綜合研究工作。

      王軍有表示:下一步,我們將充分利用莫力達瓦旗古生物化石調查成果,在展廳開辟專區重點展陳莫力達瓦旗特有的,讓觀眾了解白堊紀早期大約8000萬年前這一地區的古生物面貌,并通過科普進一步增強全民古生物化石保護意識。

      據了解,內蒙古自然博物館還完成了《赤峰市重要古生物化石調查采集》項目,在已建地質公園及化石保護區之外新發現13個化石出露點,采集到各類化石815件,包括昆蟲化石、狼鰭魚、鱘魚、植物化石等,對古生物化石產地進行了評價;針對其中昆蟲類化石標本與首都師范大學有關專家進行了合作研究,并發表了題名為《發現于中國侏羅紀時期一新的隸屬于Archelcaninae的種類》的科研文章。

      此外,內蒙古自然博物館與斯洛伐克薩法里克大學的馬丁•昆德拉特博士在白堊紀及侏羅紀含古生物化石區域進行了一系列科學考察活動。目前已發表研究成果《東勞亞大陸中生代脊椎動物的演化與氣候的聯系:對中國特有的化石組織進行高分辨率分析》。針對館藏的馬氏燕鳥、石千峰龍、蘇氏巧龍以及具有研究價值的昆蟲、植物等化石標本,積極與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中科院南京地質古生物研究所、中國地質科學院、首都師范大學、吉林大學等研究機構開展了廣泛的科研合作,取得了一系列科研成果,文章發表在英國《歷史生物學》、保加利亞《動物之謎》及國內《世界地質》《古生物學報》等學術期刊。

      不斷提升內蒙古古生物研究保護水平

      古生物學是一門古老但絕不陳舊的學科,它充滿活力。無論是我們極力探索地球的過去,還是期望預測人類生存的未來,都有無數關于生物演化的疑問等待著我們去破解。

      1月21日,在內蒙古自然博物館召開的內蒙古自然博物館專家委員會代表座談會上,來自內蒙古自治區不同領域的專家學者為內蒙古自然博物館的建設發展建言獻策。內蒙古自然資源學會理事長趙明建議內蒙古自然博物館系統的梳理內蒙古古生物、礦產、地質等方面資源情況,發揮古生物化石資源優勢和“內蒙古古生物化石保護研究所”的機構優勢,整合多方資源,力爭在我區古生物化石研究工作中再立新功;原內蒙古國土資源廳周會莊處長建議內蒙古自然博物館強化地質、古生物等領域研究,把內蒙古的地史及古生物面貌搞明白,講清楚;內蒙古自治區地質調查院專業從事古生物研究的王惠主任則充分肯定了內蒙古自然博物館古生物化石保護研究方面的工作,認為“內蒙古古生物化石保護研究所”的成立必將在促進內蒙古自治區地質古生物研究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王軍有館長表示:我們將內蒙古獨特的資源優勢和專業研究機構的科研力量有機結合,已與國內多家古生物研究權威機構建立了長期合作機制。2020年9月內蒙古自然博物館被自然資源部東北亞古生物演化重點實驗室授予“實驗基地”。2020年12月,內蒙古自然博物館與中國科學院南京地質古生物研究所簽署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根據協議,雙方將擴大交流合作,共同促進地質古生物科學研究和科學普及的發展。雙方將在古生物標本收藏與保護、科研科普與成果轉化、技術創新與服務、人才培養與共享等方面全面對接,促進具體項目合作。下一步,我們將以內蒙古古生物化石保護研究所為依托,充分整合發揮資源和機構優勢,建設全區地質古生物研究項目庫,把內蒙古的古生物化石家底搞清楚、把內蒙古的地質古生物演化歷史講清楚,立足科研、科普的本職,不斷開啟內蒙古古生物化石保護研究的新紀元。(馬飛敏 清格勒 趙雅婷)


    古生物科學研究

    分享到:

    熱文排行

    看免费的黄a片_亚洲色欲或者高潮影院_菠萝蜜APP入口_宝宝把腿开大点儿就不疼了_海阔天空吉他谱_福利区体验区120秒免费